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ack Lang的个人主页

挥霍先辈的成果透支子孙的幸福造就虚假的繁荣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是民族的悲哀地球的悲哀

 
 
 

日志

 
 

学杀鸡  

2012-03-27 20:39:30|  分类: 美好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二年我被所在单位水电部第五工程局派到河北省最南部的岳城水库,筹建一个生产甲醇甲醛的有机化工厂。大学里没学几天化学,而且还特讨厌化学,偏偏专业里有化学两个字,组织部门查档案就认为我是学化学的,办化工厂要人就把我给调去了,想不到从此以后跟化学结了缘,直到后来读有机合成专业的研究生,一辈子都没离开化学了。

 厂里面的职工基本上都是从局里调来的职工或职工子女或从局所在地甘肃或工厂当地招收的知识青年,很少有当地人,但压缩工段的工段长王占新师傅是从磁县化肥厂调来的当地人,家住在几公里外的时村营,不知道他走的是什么关系。

 当时跟我同宿舍的小郭也是上海人,上海鸡挺精贵不好买,每年到了快过年的时候,我们就让王师傅给我们从他们村子里买鸡,过去从来也没有杀过鸡,但在家时看到妈妈杀过鸡,依样化葫芦,杀多了就熟练了,按照妈妈来信指示,只放掉血,挖掉内脏,不沾水,不拔毛,所以那一段时间我们天天吃炒鸡杂喝鸡血汤,杀好后往屋后一挂,没两天就冻住了,到春节探亲回家时,装在柳条筐里当行李托运,运到上海还没化冻呢,拿到家里,妈妈送人,做风鸡,做菜吃,用场派大啦。

 那几年冬天王师傅村子里各家有鸡都往王师傅家里送,王师傅来上班自行车篓子里天天都有鸡,两个上海人成了远近闻名的鸡贩子啦,直到78年我和小郭离开那里为止。前年回岳城化工厂去”探亲”,听说王师傅已经不在人间了,可惜!

 也许有人要打听,那时侯鸡什么价钱啊?5毛钱一只,论只不论斤,几年一个样,没有涨过价。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